读书

尤三姐

尤三姐

晓明同学等着集齐金陵十二钗,我写完宝黛湘之后却陷入沉寂,迎春木讷,惜春自私,都不是我想写的类型。元春深沉,凤姐复杂,写起来需要更多用心。

今朝起来,突然因哪咤自尽而想起尤三姐。尽管她进不了十二钗正册,却活得淋漓尽致,死得轰轰烈烈。

揉碎桃花红满地,玉山倾倒难再扶。

她的故事短暂而浓烈,是让人放下书卷也不能忘怀的艳丽。

尤三姐生得怎样?

小厮兴儿向尤二姐解说府内人物,提起黛玉,说“面庞身段和三姨不差什么。”

黛玉的美有诗文才情托底,底蕴深厚。

尤二姐的美却是另一路:这尤三姐松松挽着头发,大红袄子半掩半开,露着葱绿抹胸,一痕雪脯。底下绿裤红鞋,一对金莲或翘或并,没半刻斯文。两个坠子却似打秋千一般,灯光之下,越显得柳眉笼翠雾,檀口点丹砂。本是一双秋水眼,再吃了酒,又添了饧涩淫浪,不独将他二姊压倒,据珍琏评去,所见过的上下贵贱若干女子,皆未有此绰约风流者。

美貌无罪,怀璧其罪。

她的美没有给她带来安宁,却带来了骚扰。没有给她带来幸福,却带来了破碎。

尤氏是珍大奶奶,本身是填房。尤老娘带着两个女儿改嫁尤氏的老爹,也是填房。

尤氏与继母和她两个女儿并无血缘亲情,但有赡养义务。

就是这么个关系。

尤氏与凤姐貌似亲密,实际上,凤姐瞧不上尤氏,家世普通,对家族没有助力。样貌普通,不得丈夫宠爱。能力普通,“既无口齿,也没才干。”

这些虽然都是事实,尤氏被人轻视,内心可会舒服?

她hold不住丈夫,所以贾珍很自由,姬妾成群尚且不足,扒灰,厮混小姨子,没有任何道德底线,为所欲为,把东府弄得乌烟瘴气。

尤老娘本身带两个女儿改嫁,现在依附于丈夫的大女儿生活,实际上的生活来源应该就是这位大女婿,珍大爷。

养老金由他发放,岂敢说一个不字。于是葛优瘫在炕上混吃等死,索性嫁一赔二。两个亲生女儿也交给了珍大爷。

尤二姐温柔可亲,尤三姐却泼辣厉害。

当贾琏也前来撩拨时,尤二姐渐渐柔情似水,尤三姐却始终淡然以对。

贾琏终于在小花枝巷买车买房,偷娶了尤二姐。尤老娘的养老金翻了倍,自然开心。尤二姐也以为得遇良人,终身有靠。

尤三姐内心却清醒得象个非人类。

此时她行为上还泥足深陷,灵魂却好象领先一步跳出体外,回过头冷笑着审视着当下的一切。

某天贾珍与她吃酒,贾琏亦来搅合。她在一刹那爆发了:

尤三姐站在炕上,指贾琏笑道:“你不用和我花马吊嘴的,清水下杂面,你吃我看见。见提着影戏人子上场,好歹别戳破这层纸儿。你别油蒙了心,打谅我们不知道你府上的事。这会子花了几个臭钱,你们哥儿俩拿着我们姐儿两个权当粉头来取乐儿,你们就打错了算盘子。我也知道你那老婆太难缠,如今把我姐姐拐了来做二房,偷的锣儿敲不得。我也要会会那凤奶奶去,看他是几个脑袋几只手。若大家好取和便罢,倘若有一点叫人过不去,我有本事先把你两个的牛黄狗宝掏了出来,再和那泼妇拼了这命,也不算是尤三姑奶奶!”

《红楼梦》里有几个有趣的人,她们总可穿透重重帘幕,一眼望穿事物的本质。

宝玉送黛玉旧手帕,黛玉题帕三绝,珍之重之。送她御赐香珠,皇上与北静王拿过的,她却说:什么臭男人拿过的,我不要这东西!

她行为遗世独立,个性不驯不羁。

贾元春,四春里着墨最少的女子,贾府的泼天富贵,她是重要的支柱。人人羡慕她才封凤藻宫,是皇上心尖儿上的人物。

她却说:当初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……

敢把皇宫说成不得见人的去处,元春的见识不是一般的闺秀。

尤三姐虽然没受过良好教育,又陷于污淖之中。却能一眼看透当下的处境,知道贾珍兄弟不过是拿她们姐妹当粉头取乐,而凤姐厉害狠辣,正有一场劫数等着她们。

她对母亲姐姐说:“姐姐糊涂。咱们金玉一般的人,白叫这两个现世宝沾污了去,也算无能。而且他家有一个极利害的女人,如今瞒着他不知,咱们方安。倘或一日他知道了,岂有干休之理,势必有一场大闹,不知谁生谁死。趁如今我不拿他们取乐作践准折,到那时白落个臭名,后悔不及。”

于是天天有了金的,她要银的。有了珠子,又要宝石。吃的肥鹅,又宰肥鸭。绫罗绸缎,稍不如意,拿剪子就绞。珍琏未曾一天如意,白白花了许多冤枉钱。

最后这俩现世宝也明白了过来,这小姨子是玫瑰花,刺大扎手,hold不住,于是忍痛决定将她发嫁出去,求个安宁。

当尤二姐与尤三姐提及此事,三姐收起游戏人生的态度,正色泪垂,她说:“我如今改过守分,只要我拣一个素日可心如意的人方跟他去。若凭你们拣择,虽是富比石崇,才过子建,貌比潘安的,我心里进不去,也白过了一世。”

那时婚姻,皆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哪有自择的道理,但尤三姐却提出这个超越时代的要求。

她看中的人,是五年前一见钟情的,名叫柳湘莲,相貌俊美,个性却凛然不可侵犯。当时双性恋盛行,薛蟠调戏他,被他逛在泥地里一顿饱打。如今避祸在外,不知何时回转。

贾琏评论:柳二郎,那样一个标致人,最是冷面冷心的,待人无情无义。

他对贾珍贾琏薛蟠这一类人,冷面冷心,无情无义。恰恰说明他没有同流合污,行止见识高出n个段位。

尤三姐发愿等他来,拿出了最大的诚意,他萍踪浪迹,那时既无电话,也无caII机。但她心意己决,就象变了一个人。

她发誓等他,心口如一。若他一百年不来,她就自己修行去。她将一根玉簪,击作两段,“一句不真,就如这簪子!”

从此非礼不动,非礼不言。

缘,从来随愿而生。不起心便不会动念,不动念便不会发展。

这个不知他在哪里,归来遥遥无期的柳二郎,竟被贾琏出门偶遇,贾琏上赶着要发嫁小姨子,却隐去了尤三自择之语。

也许贾琏觉得不甚体面,哪有姑娘家自己看上的道理。我却掩卷叹息,知遇之恩,是世间最动人的情义,有人欣赏你,真正懂你,就算还君明珠,也当感激珍惜。

如果他说出了真正原因,结局就不是那个结局。

贾琏办事还是得力的,取回了柳二郎的定亲信物,传家之宝。三姐看时,上面龙吞夔护,珠宝晶莹,将靶一掣,里面却是两把合体的鸳鸯剑,冷飕飕,明亮亮,如两痕秋水一般。三姐喜出望外,连忙收了,挂在自己绣房床上,每日望着剑,觉得终身有靠。

这短暂的一段时光,应该是尤三姐最心甜的日子。她曾有过多少旑旎情思,我不知道。幽梦终于有人能共,她在梦中也会笑醒。

谁知柳湘莲信不过贾琏为人,定礼己下,自己又疑惑起来,竟去拜访宝玉。

若说宝玉这一生混帐的事,还是有很多。

往往是“我不杀伯仁,伯仁因我而死。”

他心疼晴雯,撕扇子换千金一笑,晴雯病中被赶出大观园,贫病交加而死。

他要吃金钏儿唇上胭脂,害金钏儿被王夫人打一耳光,羞愤跳井而死。

他与黛玉情根深种却无力自主,最后黛玉焚稿断痴情,魂归离恨天而死。

这一次,他犯了口舌之过,当着尤三姐未婚夫的面赞尤三姐是尤物。

柳湘莲大怒,说: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,恐怕连猫儿狗儿也不干净,我不做这剩王八!

他愤而去索回定礼,贾琏慌了,与他争执。尤三早己心知肚明。这必是听了闲话,嫌自己过去行为淫奔无耻。退婚己成定局。多说无益。

她连忙摘下剑来,将一股雌锋隐在肘内,出来便说:“你们不必出去再议,还你的定礼。”一面泪如雨下,左手将剑并鞘送与湘莲,右手回肘只往项上一横。

生不能洗雪恶名,死却可以。

柳湘莲此时应该懂了。尤三做不到出污泥而不染,但是她为他保留了一颗真心。

他此时不要退亲了,也不走了,认尤三为妻了,大哭道:“我不知是这等刚烈贤妻!”

人鬼殊途,但是尤三姐还有许多话要与心上人说,于是托梦给他,认真表白:妾痴情待君五年矣,不期君果冷心冷面,妾以死报痴情。来自情天,去由情地。前生误被情惑,今既耻情而觉,与君两无干涉。

柳湘莲冷然如寒冰彻骨,大彻大悟,挥雄剑斩断千根烦恼丝,随跛足道人出家去了。

尤三对柳郎五年前一见倾心,柳郎却对尤三未曾入心。她的爱情,是一厢情愿,是难有回应。

她也许是想以一段至情救赎自己,最终却发现,至情救赎不了,死亡勉强可以。

舒淇有本事把脱下的衣服一件件穿回来,尤三没能。

白先勇评语:非是红颜必然薄命,感性的都容易灭亡。

尤三以痴情绑了柳郎,柳郎以强烈的精神洁癖解绑。

尤三又以非自然死亡绑了柳郎,这次柳郎未能解绑。

鸳鸯鸳鸯,从来就是有人在怨,有人在央。

如果付出令你心怡,那就动手。

赞赏支持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尤三姐
0

自我驱动的孩子

上一篇

爱与恨的呼啸

下一篇

你也可能喜欢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提示: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!

插入图片
二维码
关注公众号“优贝折扣商城”
领优惠券